沃工网 > 行业资讯 > MRO行业资讯 > 中国对外开放新格局中的4个问题,要依靠自贸区新片区来解决
中国对外开放新格局中的4个问题,要依靠自贸区新片区来解决
来源:自贸区专栏    时间:2019-12-03

 

 

在11月30日的2019贤商大会上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发表了主旨演讲。他对我国当下形成的对外开放新格局,以及格局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,进行了深入的剖析。并为下一步自贸区新片区的发展提出建议。

中国当下面临对外开放新局面

黄奇帆认为,最近5年里,中国的改革开放出现了全新的格局,主要体现为5个方面的明显转变。

第一,我们的开放从过去以出口导向为主,转变为既鼓励出口、也支持进口。这5年来,国家平均每年出口的增长率在5%到6%,每年的进口增长率在10%到12%。整个进出口的基数从5年前的30000多亿增长到了43000亿。进出口贸易顺差从2013年以前最大5000亿美元,到现在不足4000亿美元。这对整个国家的开放格局来说,是良好的态势。

第二,国家“以引进外资为主”的特点转变为既鼓励引进外资,也鼓励走出去投资。这5年来,国家每年引进1300亿美元,总计6500亿美元。走出去投资总计7200亿美元。走出去投资的总量超过了引进来的总量。然而要知道,我们国家在1979年到2012年,33年中,总的走出去投资量是5000亿。这5年的投资量比过去33年还多,形成了一个资本的引进和走出去“双向并举”的格局。

第三,我们的开放在过去几十年里,一般是沿海地区先行,中西部地区慢慢跟进。不管是上世纪80年代27个沿海经济技术开发区、5大特区,还是浦东新区、滨海新区,所有的战略性开放措施都是沿海先行,再过5年、10年后,中西部才慢慢跟进。但现在看,我们已经形成了战略性的全面开放措施,沿海和内陆东中西部同步推进。就比如说最近的5年,国家新推出了16个新区,是东中西部一起推,东部增加了6个新区,中部和西部增加了10个新区,这样加起来就有了16个。这背后实际上是开放观念的变化。以前我们总认为开放和地理位置有关,所以要一起推,但实际上,开放是一种制度,是一种管理方法。就像没有人会认为瑞士的开放程度不如挪威,尽管挪威靠海。

第四,我们以前的开放,总体是以工业、制造业为主。所以制造业、建筑业、工商产业开放的比较彻底,但是我们在服务业方面,特别是金融业方面,开放度是不够的。浦东新区1990年就允许外资搞银行、保险、证券,但为什么直到现在,我们外资金融机构的资产仍然只有整个中国资产的1%多一点,但再看我们的工商产业资产中,30%已经是外资、中外合资或者独资。这恰恰说明中国开放以来服务业开放的局限。而从十八大之后,情况发生转变,我们提出的是全方位、多领域、多渠道的开放,不管是什么产业类别,都要开放。

第五,中国的开放在过去是以适应国际游戏规则为主,是以我们的企业融入国际市场为主。现在,我们既适应融入国际游戏规则,同时也积极地参与国际市场制度的变革,参与WTO、 FTA各种自由贸易规则的谈判或者讨论。毕竟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同时也是第一大进出口贸易国,我们讲话的分量自然也会重一些。

这5个方面的转变,代表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的内在要求。它们是多么欣欣向荣、令人鼓舞,它们将把中国的改革开放带入全新的局面。

中国开放格局中仍面临的问题

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开放,取得了许多重大成就。但从当前来看,已经形成的开放格局当中,仍然存在一些问题,主要体现为4个方面:

第一,我们金融业的开放是不到位的、是有限的。过去几十年,尽管外资可以办银行、保险、证券等各种金融机构,但是在具体的三个方面显著不足:股权比上,如果外资设立一个银行,股权不能超过49%,是有限制的,外资如果设立证券,股权不能超过25%,没有根本上开放;在允许办外资银行、外资保险的时候,营业范围是和它的业务种类是有限制的,这让外资银行并不方便;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准入前国民待遇没到位,在许多方面外资还不能够准入。

第二,1979年中国进出口额200多亿美元,现在4万多亿,增加了200多倍,但是我们的服务贸易还处在薄弱状态。去年,中国服务贸易总的进出口额达到7500亿美元,国内企业做的服务贸易出口2000多亿,进口5000多亿,差3000多亿,产生的逆差大。而且我们的2000多亿服务贸易中,有1000多亿是旅游、劳动密集型的,可外国人对我们5000亿的服务贸易则是资金、资本、高附加值型的,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有欠缺。

第三,公共服务领域,比如教育、卫生、文化等方面,我们基本没有开放。

第四,数字贸易开放不够。尽管我们国家的数字经济是全球之最,这主要是因为任何一个数字经济的商业模式乘以14亿人,就变成了一个天大的量,所以国内的数字化服务在世界上名列前茅。但中国的数字服务贸易,都表现在境内,一到境外就不行了。

中国未来对外开放的薄弱环节体现在这4个方面,把这4块短板补齐了,中国对外开放的高质量、高效益就能够体现出来了。

自贸区新片区要解决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关键问题

目前来看,中国对外开放程度已经很高,但是新的高度、深度、广度在哪?就在金融业开放、服务贸易开放、公共服务开放、数字经济开放4个方面了。如果这些领域和国际接轨了、一体化了,那中国开放的高度、深度、广度就到位了。这样的任务究竟该交给谁呢?自贸区新片区。

今天的自贸区新片区,可以继续发展制造业,这毕竟是在过去30年的发展里,已经形成基础的。但更关键的,是要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,发展服务贸易。这是我们囿于过去的开放制度没办法发展的。

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全球最大,但是因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到位,所以在产业相关联的离岸的清算、结算、仓储物流等各种各样的服务中,90%的服务商都注册在海外。他们在国内任何地方签了生意,却在海外操作、注册、登记,最终就表现为外国服务贸易对中国的出口。

所以我们必须要通过更进一步的开放,来解决这个问题。近年来,中央的开放措施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。比如说金融业,就在这两年里,一行两会加上国务院的金融稳定委员会四个机构,相继出台了64条措施,其中属于开放市场准入的措施11条,准入后放开股权比一类的措施一共有24条,放开注册营业范围一类的一共有29条。如果读过这些政策,你会心潮澎湃,中国的金融服务业开始真正地放开了。

而自贸区新片区,正好承接这种开放政策。所以说,自贸新片区不在于大,比如在奉贤,有近500平方公里空间被划入自贸区新片区,哪怕其中仅十余个平方公里能够把自贸区的核心政策用足、用好、用够,能够把服务贸易大力发展起来,中国未来对外开放的高质量和高效益就倚马可待了。